山东国土部门:严禁盲目拆建、强迫农民住高楼

2014-03-28 13:38:28 40

       全省国土资源会议13日在济南召开。今年山东省建设用地计划指标将实行由省直接分配到县(市)的政策。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徐景颜表示,严禁盲目大拆大建和强迫农民住高楼,安置区容积率不能超过1.0,农民社区住宅原则上不高于4层。

  建设用地指标由省到县

  据徐景颜介绍,"十二五"期间我省将从用地计划、预审、审批和供地四个环节严格把关,禁止向"两高一资"、重复建设和违背国家产业政策的项目供地。今年对建设用地指标将实行由省直接分配到县(市)的政策,对年初急需开工建设的项目,可先预支一定比例的指标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

  据了解,建设用地计划"点供"政策将有所改进,在向"四新一海"项目、县域经济、重点园区和高新技术产业聚集区倾斜的前提下,重点保省重大工程项目、保结构调整项目、保重点区域项目和民生项目用地。

  "蓝区、黄区"建设用地重点保障

  今年1月,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建设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会议指出,各级国土资源部门要积极谋划,提供土地、地质、测绘领域全方位的保障和服务。要按照省政府部署,坚持陆海统筹,会同有关部门搞好海域、陆域规划协调和科学论证,抓紧制定填海造地规划和实施方案,开展用海管理和用地管理衔接试点工作,不断拓展经济社会发展用地空间。

  在黄河三角洲高效生态经济区建设方面,要整合土地、税收、财政等方面的政策,探索建立未利用地工业聚集区,引导国内外企业到黄河三角洲投资创业。

  保障房用地占供应总量七成

  "十一五"期间,我省共争取国家下达我省土地利用年度计划指标133.86万亩;挖潜盘活存量建设用地135.7万亩;利用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和农村建设用地整治挖潜指标35.1万亩。

  徐景颜表示,今年将加强和改善房地产用地调控,科学编制和实施房地产用地供应计划,确保保障性住房、棚户区改造和自住性中小套型商品房用地不低于住房建设用地供应总量的70%。完善土地招拍挂制度,继续加强房地产用地供应和开发利用动态监管,大力推进闲置土地整治清理,加大违法违规房地产用地信息公开和查处力度。

  严禁强迫农民住高楼

  徐景颜指出,开展土地综合整治和增减挂钩试点工作要把尊重群众意愿摆在首位,补贴安置要把政策落实到位,不与农民争利。严禁片面强调增加城镇建设用地指标、严禁擅自扩大项目区范围和突破增减挂钩周转指标、严禁盲目大拆大建和强迫农民住高楼、严禁侵害农民利益。

  此外,项目区内社区建设要突出乡村地域特色。项目区内节地率不能超过50%,安置区容积率不能超过1.0,社区住宅原则上不高于4层。要拿出不低于40%的节余指标用于土地收益高的经营性用地,以便提高级差收益,保障农民利益。

  "十二五"预期新增金矿550吨

  "十一五"期间,我省新发现莱州金矿等一批具有重大战略影响的矿产地,查明资源储量金1046吨、铁29亿吨、煤54亿吨。并在新疆、内蒙古等18个省区开展地质调查和找矿活动,取得矿权150多个,在澳大利亚、秘鲁等20多个国家获取矿权170多项,勘查面积达5万多平方公里。

  据徐景颜介绍,"十二五"我省全面实施"358"找矿计划和矿产资源"走出去"战略。预期"十二五"期间累计新增查明资源量金矿550吨,铁矿15亿吨,煤矿30亿吨。继续把我国西部,特别是新疆、内蒙古、青海等省区作为重点区域,加快推进重点找矿项目。

  全省52个县开展地质灾害调查

  据记者了解,"十二五"期间我省将把地质灾害防治作为生命工程,对全省52个山地、丘陵地区的县(市、区)开展1:5万地质灾害调查工作。国土部门将配合各有关部门,对急需搬迁避让的33处隐患点,在2-3年内完成搬迁避让和治理。加强与旅游局等单位合作,提升地质公园影响力,建成多条精品地质旅游线路。

  土地办证潜规则

  261亩土地办证为何拖了18年还办不下来?三亚市政府表示是因为拆迁一直没完成,其实,这背后隐藏的就是利益链在作怪。

  "上世纪90年代初,是三亚市最困难的年代,每年财政收入仅3000万元,我们一次性拿出了近6000万元现金,真金白银,支持三亚市的开发建设,现在三亚地价上涨了,承诺的就不兑现了。"李义很气愤地对记者说。

  2002年,三亚市政府在出让167.249亩土地后,尚欠天和公司和富来益公司投资额2088.5万元,但政府提出另外以土地补偿,并要求两公司垫付补偿用地及征地补偿费用,垫付的费用从该地价款中核减。

  除垫付的工程款5893万元外,1993年,两公司还为该地块支付拆迁及征地费1546万元,2004年至2005年又支付拆迁费529万元,至此,拆迁工作全部完成。

  "村民都拿了拆迁款,也都签了字,只等着政府办证了,但政府一直拖着不办。"李义告诉记者。

  开发商对其中的猫腻都心知肚明。记者从富来益公司了解到,当时国土局的一位领导对富来益公司某负责人直言,"给你办证可以,但要跟我哥们合作建房。"但因该官员把合作条件定得十分苛刻,已经花费大量心血的富来益公司死活不答应,办证的事也因此一拖再拖。

  2007年以后,随着房价的上涨,地价也水涨船高,上文中"一地两卖"的情况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发生。对此,三亚市国土局用地科科长王雪颜回复记者称,政府承认与富来益公司的债权债务关系,答应补偿他们土地附着物的拆迁费,但剩余的土地富来益没有取得土地产权证,新的土地出让法规定必须通过招拍挂出让,富来益也可以参与竞拍,拍不到就是公司自己的问题。

  这说辞显然是有问题,海南正益律师事务所高文祥律师告诉记者,这属于历史遗留的土地问题,不能按照新的土地出让方式来处理。

  在2010年8月被卖的这26.6亩土地,出让条件的设置比较高,富来益公司负责人表示,这是专门为上海嘉鹏置业有限公司量身打造的。

  记者在三亚市政府于2010年8月17日的批复函中看到,这块26.6亩的土地,土地评估价为20620.32万元,扣减各项拆迁补偿安置成本15207万元后,将该项目的政府土地收益5413.32万元作为出让底价。在无人竞买的情况下,嘉鹏置业以底价拿下了这块地。

  另外,15207万元的拆迁费由嘉鹏置业出,但这块地的村民拆迁补偿费早在多年前就已经交完了,而政府只答应给590万的拆迁补偿费给富来益公司,多余的1个亿做何用途?

  土地纠纷开发商很受伤

  政府一地两卖的情况不光三亚有,在海南省乃至全国各地都时有发生,尤其是地价上涨的时候,地方政府不满前期廉价出让的土地,重新拿出来卖高价。

  国际商务策划师崔元星告诉记者,土地卖来卖去的现象很普遍,雅居乐、富力、中信泰富等大型地产商在海南一次性拿下数平方公里的土地,然后再慢慢开发,开发周期有的达十年以上,而土地证也是分期办理,因为每年的指标有限,所以常常会出现土地纠纷。

  "地价上涨的时候,政府往往不会信守承诺,即使之前签了出让合同,但没办证,政府把土地又卖出去了,开发商也没辙,最多是从土地收益中拿出部分作为补偿。"崔元星说。

  据记者了解,星河湾地产在惠州大亚湾一块百万平米的土地,提前介入一级开发而协议收入囊中,但未拿到土地证,最后当地政府将土地转手出让给另一家公司,开发商也只能吃哑巴亏,仅仅从政府土地出让收入中拿到一点补偿。

  "这种事往往是开发商吃亏,因为没有拿到土地证,开发商很难维权。"北京市中银(深圳)律师事务所向南律师告诉记者,他们也代理过这种土地案,但最后开发商胜出的很少。

Powered by MetInfo 7.0.0 ©2008-2020  MetInfo Inc.